光启技术:研发资本化支撑半年报业绩,重要股东减持

?

  

件”,预计上半年同期净利润将增加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研发投入的资本化并未违反会计准则,但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公司的利润含量。

控股股东增加持股的承诺尚未实施,重要股东已减持其持股

2018年7月24日,公司发布了关于增加公司股份的控股股东计划的通知。控股股东大榭营邦计划在2018年7月23日后的12个月内使用自有资金进行集中招标交易。并进行大规模交易及公司其他股权;计划增加持股数量不超过总股本的2%,增加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,增加价格不超过12元/股。根据公告,控股股东计划增加持股量是“基于对公司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信心以及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”。

但是,自增持公告以来,控股股东的股权计划尚未实施。根据公告,该计划的增加期限将于到期。

另一方面,持有该公司5%以上股份的股东近年来继续减持其股权。

2019年3月6日,公司发布了非控股股东减持预披露通知。由于个人资产管理需要,股东蒋兆波和江磊在个人披露之日起的六个月内,要求减持不超过67.592百万股。占公司总股本的3.14%。其中,姜兆白打算减持不超过2.07%,江雷打算减持不超过1.07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披露前公告的发布日期,蒋兆白和蒋磊直接持有公司约4460.5万股和23.0324万股,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2.07%和1.07%。首都。上述减持计划受到两大股东持有的所有股份的限制。

根据公告,2019年3月29日至2019年6月27日,江兆白减持1514.42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70%,市值约1.5亿元。截至2019年6月27日,两位股东的持股量减少了一半以上,而减持尚未完成。

江兆白和江磊持有的股份来自股权转让。 2015年,原龙盛股份控股人蒋兆白与江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将公司原股本总额的21.95%转让给对方。上市公司固定增加和重组完成后,2017年11月,蒋兆白等人披露了减持计划,公司持有的股份总数未减少。

根据公开数据,从2018年1月初到2019年6月底,江兆白和江磊已将公司股权减少5071万股,减持参考金额超过7.3亿元。

股东质押率较高

除了减持外,根据包括控股股东在内的2019年季度报告,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八位股权质押,质押率较高。

在前十大股东中,控股股东大榭营邦与广汽空间技术有着相同的实际控制人关系。截至2019年3月31日,大榭营邦和广汽航天科技持有该公司约9.89亿股股份。其中,约有9.39亿股股权质押,质押率超过94%。拥有股份的八大股东质押公司总股份15.57亿股,占其总股份的86.38%。

此外,根据相关公告,自2019年4月以来,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达坂鹏欣(蒋兆白和江雷为同一人)因融资需要而重新上市公司的股份。截至6月7日,大鹏星累计已抵押股份数量增加至约1.78亿股,占公司持股比例约99.99%,占公司总股本的8.3%。

总体而言,研发支出的资本化推高了公司的中期报告,但重要股东继续减持,控股股东的股权计划尚未实施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4月,该公司还宣布有意终止原件。在重组和重组过程中筹集的超材料智能结构和设备产业化项目。 (GCH/YYL)

作者:面包金融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

本文是网易新闻网易“每个态度”的特色内容

广汽科技(.SZ)近期发布了同一方向的半年业绩预测。预计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将为4556.9万元至5383.4万元,同比增长70%至100%。但是,应该指出的是,公司业绩增长的原因之一是研发支出的资本化。

在资本方面,持有5%以上股份的公司股东先后减持,而控股股东的股权计划尚未落实。此外,截至第一季度末,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八位有股份认捐,而质押率较高。

重组后,净利润继续下滑,研发支出资本化支持半年报业绩

广汽科技,前身为龙胜,于2011年成立,最初从事汽车座椅功能部件的研发和生产。上市后,龙胜股份的表现持平。

2015年,龙胜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计划,增加大运应邦,广汽空间技术和大榭鹏新的非公开发行数量,由刘若鹏提出并由广若合众控制,实现转型升级。上市公司。最终的增长最终于2017年2月完成。共向9名参与者发行了9.67亿股,募集资金68.94亿元。筹资计划全部用于超级材料智能结构和设备产业化项目和超材料。智能结构与设备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。

固定增加完成后,上市公司名称改为广汽科技,控股股东改为大榭营邦,实际控制人改为刘若鹏;主要业务和产品扩展到超材料领域。同时,公司成立了龙胜科技全资子公司,拥有原汽车零部件原有的经营资产,并不断经营汽车座椅配件及功能件业务。 2017年12月下旬,公司以自有资金4.46亿元收购广汽100%股权,切入军事装备领域。

然而,根据财务数据,新业务注入后上市公司的业绩并未有明显改善。在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,该公司的净利润连续两个季度下降。

2018年,公司收入为4.64亿元,同比增长22.14%,但回国净利润约为7052.3万元,同比下降12.77%,偏离收入趋势。根据财务报告,该公司表示,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是超级材料业务的快速增长,而利润下降主要受“产品结构调整和钢材价格上涨的双重影响”的影响。以及研发投入和日常开支的同比增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该公司的研发投资对其净利润有相当大的影响。数据显示,公司2018年的研发费用约为7822.4万元,同比增长205.71%,高于当期净利润,占当期收入的16.87%,全部为费用支出。资本化率为零。

在2019年第一季度,该公司的业绩继续下滑,而收入同比下降13.58%。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下降约28.99%至约人民币8,579,100元。根据季度报告,研发费用的增加是影响因素之一。公司第一季度的研发费用约为1730.1万元,同比增长35.71%,约为同期净利润的两倍。

件”,预计上半年同期净利润将增加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研发投入的资本化并未违反会计准则,但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公司的利润含量。

控股股东增加持股的承诺尚未实施,重要股东已减持其持股

2018年7月24日,公司发布了关于增加公司股份的控股股东计划的通知。控股股东大榭营邦计划在2018年7月23日后的12个月内使用自有资金进行集中招标交易。并进行大规模交易及公司其他股权;计划增加持股数量不超过总股本的2%,增加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,增加价格不超过12元/股。根据公告,控股股东计划增加持股量是“基于对公司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信心以及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”。

但是,自增持公告以来,控股股东的股权计划尚未实施。根据公告,该计划的增加期限将于到期。

另一方面,持有该公司5%以上股份的股东近年来继续减持其股权。

2019年3月6日,公司发布了非控股股东减持预披露通知。由于个人资产管理需要,股东蒋兆波和江磊在个人披露之日起的六个月内,要求减持不超过67.592百万股。占公司总股本的3.14%。其中,姜兆白打算减持不超过2.07%,江雷打算减持不超过1.07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披露前公告的发布日期,蒋兆白和蒋磊直接持有公司约4460.5万股和23.0324万股,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2.07%和1.07%。首都。上述减持计划受到两大股东持有的所有股份的限制。

根据公告,2019年3月29日至2019年6月27日,江兆白减持1514.42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70%,市值约1.5亿元。截至2019年6月27日,两位股东的持股量减少了一半以上,而减持尚未完成。

江兆白和江磊持有的股份来自股权转让。 2015年,原龙盛股份控股人蒋兆白与江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将公司原股本总额的21.95%转让给对方。上市公司固定增加和重组完成后,2017年11月,蒋兆白等人披露了减持计划,公司持有的股份总数未减少。

根据公开数据,从2018年1月初到2019年6月底,江兆白和江磊已将公司股权减少5071万股,减持参考金额超过7.3亿元。

股东质押率较高

除了减持外,根据包括控股股东在内的2019年季度报告,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八位股权质押,质押率较高。

在前十大股东中,控股股东大榭营邦与广汽空间技术有着相同的实际控制人关系。截至2019年3月31日,大榭营邦和广汽航天科技持有该公司约9.89亿股股份。其中,约有9.39亿股股权质押,质押率超过94%。拥有股份的八大股东质押公司总股份15.57亿股,占其总股份的86.38%。

此外,根据相关公告,自2019年4月以来,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达坂鹏欣(蒋兆白和江雷为同一人)因融资需要而重新上市公司的股份。截至6月7日,大鹏星累计已抵押股份数量增加至约1.78亿股,占公司持股比例约99.99%,占公司总股本的8.3%。

总体而言,研发支出的资本化推高了公司的中期报告,但重要股东继续减持,控股股东的股权计划尚未实施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4月,该公司还宣布有意终止原件。在重组和重组过程中筹集的超材料智能结构和设备产业化项目。 (GCH/YYL)

作者:面包金融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

本文是网易新闻网易“每个态度”的特色内容